本script為載入jquery核心使用,不影響頁面資訊瀏覽
貓頭鷹親子教育協會

捐款專區

  • 支持貓頭鷹
    ➤  線上捐款平台
    ◆劃撥帳號:19471959
    戶名:社團法人中華民國貓頭鷹親子教育協會

    ◆ATM轉帳:銀行代號011(上海銀行龍山分行)
    ◆帳號212-030-012-56558
    戶名:社團法人中華民國貓頭鷹親子教育協會葉桂星
    ...
    訂閱【貓頭鷹親子教育協會】電子報報
    ...



    更多影片分享更多影片分享
    ...

    【立案編號:台內社字第 8960878號】
:::* 瀏覽位置:首頁 > 各級學校
  • 字級選擇
  • 大
  • 中
  • 小

各級學校


【國中】興福國中觀察紀錄2---導讀:鄧雪玲/觀察:為晨

  • 發佈日期:2013-04-03
  • 照片說明文字太早就到了興福國中
    晃到早餐店坐著吃著早餐
    回到學校的時候
    雪玲老師從身邊急急忙忙經過

    原來今天只有我們兩個
    而且,孩子來的特別少
    由我左手邊開始,
    一路是憨憨的義、帥帥的文、靦腆的瑄、彤、調皮的凡、看似乖巧的皓。
    六個學生,只用了兩張桌子。
    雪玲老師坐在我右手邊。

    【念書】

    今天的閱讀書目是《天空上三公尺》

    戀愛剛開始的迷亂, 並不能說是假的,
    而應該是說是自願的,
    在不知從那裏來的渴望中,千呼萬喚出來了,
    兩人一來一往,著魔著呼應著的一舉一動,
    最多是夢,而不是真假的問題。

    雪玲一開始跟大家分享了自己生活的小故事,做為開場。
    介紹了書名,封面封底的一些文字之後,
    就開始念書裡兩人相識的故事。

    故事剛開始,我感覺這本書刻意去寫出很多年輕人崇拜的商品,有點不自在。

    雪玲問大家說,你們男生約女生出去都用哪一招?
    不要分享一下?
    孩子們開始鬧對方。

    今天學生少,大家比較近,感覺狀況比較好掌握。

    【互動氣氛】

    前天跟男友在討論叛逆期的問題,
    我說:「我希望我可以叛逆,就可以不顧一切的做一些事情。」
    他說:「你們這些人,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叛逆期,叛逆期只是小孩出現一些父母不想要管的問題才把他叫做叛逆期!我國中的時候最討厭人家說我叛逆期,好像那些問題都不重要,有一天自己會消失,一切都是因為我叛逆期!」

    我一直記得這句話,今天看到這些孩子的時候,
    突然感覺到雪玲念著書的時候,我也不是時時都那麼專心的聽著,
    我注意起孩子們的一舉一動,我突然發現,只要我不覺得在椅子上亂動有什麼不好,
    在椅子上亂動的孩子們,就只是很單純的坐著不舒服罷了,
    只要我不覺得鬧別人有什麼不對,鬧別人就只是偶爾發洩一下自己身上的騷動而已,
    我看著他們,用平常心,試著去回應一些對我而言有點挑戰的目光,
    我發現,我可以跟他們"在一起"。

    當我們可以在一起的時候,這個課堂就沒有脫軌的學生,我感覺著這件事情。
    我感覺到,那一份騷動有一個可以被安放的位置,於是像裝在水池裡的水一樣,波光搖曳,偶爾濺起水花,卻不會傾倒。
    雪玲只是偶爾抬起頭來說,喂喂!你們在幹嘛!就繼續念了下去。
    我開始感覺她聲音存在的本身有一股安定的力量,像一直陪伴著的最後一道牆。

    我把身體打開,容納我感覺到的每件事情,不去抵抗什麼,
    要是我覺得不太舒服的時候,我也能皺個眉頭,扭一下身體,
    那教室的氣氛就不會分裂成老師跟學生兩邊吧!
    我很努力的感覺整個空間的氣氛流動,
    默默的用我的表情跟身體回應我聽到的,看到的。

    到了最後,有一段小小的時間,孩子們都安靜下來,
    那時候我覺得很平靜,也休息了一下。
    只是回想起來,我也不太確定,這是不是我自己的幻想,
    還是孩子們真的會覺得我有跟他們在一起呢?
    還是他們安靜只是因為玩累了?

    雪玲老師今天說了一個很有趣的提議,
    讓大家很開心,
    是在義突然伸出手頭也不轉的打了文一下的時候,
    被雪玲看見,
    她看見滿場的小朋友都這樣「咻!」的打一下很開心的樣子。
    她就說,不然我們來發明一個遊戲,
    就打我左邊的人「咻!」
    然後傳下去(接龍)打一圈回來這樣算了!
    她的提議抓到了課堂的節奏,讓大家樂不可支,
    也暫時結束了躁動的氣氛。

    【個別觀察】

    義是一個沉靜的孩子,
    通常是雙臂還抱著自己安靜的聽著故事,
    但是要是文太吵,他會突然「咻!」的打他一下,
    文從本來的無頭蒼蠅變成像受到注意一樣,開心的嗝嗝笑。

    今天凡跟瑄,那個本來看起來很乖巧的長髮瘦瘦的女生,
    突然鬧得很兇,我看不出個所以然,
    但是凡還是常常被虧著玩,難道他必須這樣來確保自己獲得注意?

    另外,那個小男孩皓,
    我今天從他的眼睛裡看到叛逆的眼神,
    平常都一副傻傻的樣子,
    但是在某些時候會突然露出那種表情,
    有點陰沉的殺氣,讓我嚇了一跳!
    整張桌子原本看起來最壞的文,突然也比不上他了。
    今天他一直拿外套裹住自己的身體,
    可能想要跟外界有點距離吧。
    還是跟凡像個連體嬰一樣黏在一起,不懂他們兩人的關係。

    今天文做了一件事情,
    他突然把桌子一直往身體那頭拉過去,
    讓對面的凡前面空無一物,
    我看著他那滿足的,吊兒啷鐺得意的樣子,
    我說:「文,你需要這個桌子嗎?」
    他很興奮說對啊!看起來有點輕挑,
    我覺得氣氛不對,我就接著問說:「還是你想要讓凡沒有桌子?」
    他笑得更開心了,把眼睛轉開說:「對啦!」我發現這才是正確答案。
    桌子移開很有挑戰公權力的意味,讓整個教室的氣氛變得很緊張,
    我眼看著自己剛說中答案,打蛇隨棍上說,不過我們需要這張桌子喔!
    於是他就把桌子移了回來,不過還差一小截,他就停下來說:「這樣可以嗎?」
    我看他也沒有挑戰我的意思,而且教室氣氛已經恢復,就點頭說:「可以。」

    今天他們很喜歡用某種節奏說"X!你媽啦~"
    毫無原因,只要說出來了就歇斯底里得嗝嗝笑,
    好像這是一個非常有勁的一句話,
    像被按到身上的某個穴位一樣,
    每個人就這樣神經兮兮的笑成一團。

    像是要是有人說 "你幹嘛打我!?"
    另一個人一定要接"打!你媽啦~"
    然後兩個人加上其他聽到的人,就很有默契的笑成一團。
  • 推上Facebook 推上twitter 推上噗浪
*回上一頁 *到最上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