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script為載入jquery核心使用,不影響頁面資訊瀏覽
貓頭鷹親子教育協會

捐款專區

  • 支持貓頭鷹
    ➤  線上捐款平台
    ◆劃撥帳號:19471959
    戶名:社團法人中華民國貓頭鷹親子教育協會

    ◆ATM轉帳:銀行代號011(上海銀行龍山分行)
    ◆帳號212-030-012-56558
    戶名:社團法人中華民國貓頭鷹親子教育協會葉桂星
    ...
    訂閱【貓頭鷹親子教育協會】電子報報
    ...



    更多影片分享更多影片分享
    ...

    【立案編號:台內社字第 8960878號】
:::* 瀏覽位置:首頁 > 各級學校
  • 字級選擇
  • 大
  • 中
  • 小

各級學校


【國中】興福國中觀察紀錄1----導讀:鄧雪玲/觀察:為晨

  • 發佈日期:2013-04-03
  • 照片說明文字趴下,蜷縮在自己的手臂跟桌面的支撐之中,
    像潛入水中的某種蚌殼,
    好奇的眼神卻不停的射出探問的光芒,
    像是伸出觸手向外探索的海葵,
    我們像是在水面上宣布某種道理的,
    才剛剛踏入水中的人。

    側避又窺視的雙眼,
    這些孩子專心的姿勢是那麼的迂迴,
    除了正在朗讀的故事,
    正再宣布的事情之外,
    他們還看著好多好多。

    制度的建立,
    跟立即制止有意宣示上下關係的小動作,
    是一種框限,
    但也是一種安全,一種關注。

    有時候不太了解他們的笑,
    或許是我在另一班受到太多刺激的結果,
    我對於笑蠻警惕,
    常常會害怕那是一種訕笑,
    在這個脈絡之下,
    我看見這裡的孩子們的笑大多都那麼純真,
    反而有點不懂了。

    最大的學習是對於"霸凌"這個部分。

    我一直覺得那是一種親密的表現,
    是男生之間的文化,
    反正就打來打去的,
    叫人一定是用力的打一下背這樣。

    但是我對於要求別人說某些話總覺得不太對勁,
    會不會我們這樣就自以為解決了問題,
    以為他們口中說的,就等於我們意欲賦予他們的呢?

    做為一種示範,一種啟發,
    當這件事被點出,
    會不會只是讓他們彼此的互動在我們面前被遮掩起來?

    當被欺負的一方,
    還沒有能力宣告自己的獨立,
    只敢傻笑,因此看不到憤怒,抱怨甚至無辜的眼神,
    我們的介入做的是甚麼,
    這個時刻介入能有啟發甚至扭轉的作用嗎?

    還是我們只是做為一個暫時的保護?
    這樣的保護會讓他們失去對自己行為跟慾望的察覺嗎?

    一開始苑芳館長開始在跟大家說自己閱讀的心路歷程的時候,
    多少會讓我覺得,
    是不是這不是這些孩子們要的?

    而一開始因為關係尚未建立,
    只能問「你覺得可以嗎?」大家一定會說可以,
    或是問「你有甚麼建議嗎?」大家也一定會說沒有。
    這樣的問話可能變成其他的甚麼嗎?

    苑芳館長很有魄力,
    我也正在見識一種新的姿態,
    穩當的,對我而言也是,
    不在一開始就冒險的,游移的的姿態,
    而是 肯定的,負責的。

    因為附加了,你不想要的話可以離開,
    而且不喜歡的話都可以講,
    而些削弱了看似權威制式的課堂框架,
    孩子們終究知道,
    自己講的話,做的事情都會被看見,
    無論自己被允許或不被允許任何事情,
    他們都穩穩的在這個空間裡存在著,
    那麼旺盛,茂密而矛盾衝撞的生命,
    需要更強大的力量做為支撐。

    ps我說更強大的意思,是指比輔導放任式的輕忽更強大,也就是這堂課能給予學生們的力度。
  • 推上Facebook 推上twitter 推上噗浪
*回上一頁 *到最上面